•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薩熱拉村塔吉克族語言使用情況調查

2022-04-12 點擊:
侯晶茹
(中南民族大學,湖北武漢 430074)
 
摘要:語言使用情況調查是語言國情調查的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應用價值和理論依據。該文通過問卷調查、訪談以及觀察的方法,分析了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薩熱拉村塔吉克族的語言使用情況,以期為研究塔吉克族的語言發展提供幫助。
關鍵詞:薩熱拉村;塔吉克族;語言使用;語言態度
中圖分類號: H00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b)0050-05  
 

Investigation on the Using of Tajik Language In Sajera Village

HOU Jingru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Wuhan Hubei, 430074, China)
 
Abstract: language using survey is an integral part of language situation survey, which has important application value and theoretical basis. Through the methods of questionnaire, interview and observation,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language use of Tajik Nationality in sarella village, Tashkurgan Tajik Autonomous County, Kashgar region, Xinjiang, so as to provide help for the study of the language development of Tajik Nationality.
 
Key words: Sajera village; Tajik; Language using; Language attitude
 
    語言國情調查是國家治理語言文字問題的依據,具有重要的應用價值和理論依據,其結果可以服務于社會的方方面面。語言國情調查分為語言使用情況調查和語言本體調查。[1]為深入了解薩熱拉村的語言使用情況和語言態度,課題組成員于2021年7月前往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薩熱拉村進行語言國情調查,該文以此基礎成篇。
 

1 調查基本情況

1.1調查背景

     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成立于1954年,是中國塔吉克民族的主要聚居地。地處祖國西部邊陲,位于帕米爾高原東麓、塔里木盆地西緣。全縣總面積2.5萬平方公里,內與喀什地區的葉城、莎車縣及克州的阿克陶縣毗鄰,外與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及克什米爾地區接壤,境內雪峰連綿、溝壑縱橫、山勢險峻,同時擁有山地、谷地、盆地和丘陵等多種地形。塔吉克族是中國56個民族之一,塔吉克人按其居住地區可分為高山塔吉克和平原塔吉克,中國塔吉克族為高山塔吉克的一支,其先民為生活在新疆南部和帕米爾地區操東伊朗語的塞人、粟特人等部族。
    薩熱拉村,原名沙熱拉村,是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縣塔合曼鄉下轄的行政村。該村占地面積920平方千米,有140戶707人,全村有耕地面積171.87公頃、打草草場89.73公頃、自然草場6133.33公頃。該村是一個以塔吉克族為主,柯爾克孜族、漢族、維吾爾族共同居住的村。[2]

1.2調查方法和過程

     本次調查以入戶調查為主,集體訪談和個別訪談為輔。本次調查采取封閉式問卷調查法,即問題與選項根據前期實地調研情況已既定,被調查者只需要在選項中做出相應的選擇。同時,為了防止選項限制而導致重要信息遺漏,該問卷還在每題結尾設置了空白處,要求將被調查者的相關重要信息準確記錄下來,并根據實際情況采用個別訪談法進行補充調查。
    該調查采用一對一的方式,即調查者逐題詢問,被調查者回答,調查者勾畫或填寫。調查者由課題組成員擔任,在問卷填寫完成后,先由調查者檢查各自問卷,再由調查者之間相互交叉檢查,若發現問題及時聯系調查者重新詢問進行補充完善,以確保調查的有效性。

1.3問卷設計

     問卷由三部分共60道問題組成:第一部分為調查對象的基本信息;第二部分為調查對象的語言使用情況;第三部分為調查對象的語言態度。該問卷問題分為多選題和單選題兩類,每個問題根據調查需要設置若干選項;問題與問題之間,問題與選項之間相互印證,可以通過邏輯分析檢測被調查者作答的可信度。

1.4調查對象基本情況

     本次調查采用一戶一卷的方式,隨機抽取家庭進行入戶調查,每戶選1名成員作為主要調查對象。本次調查共收取有效問卷40份(N=40),被調查對象約占全村總數的28.57%。
    本次調查對象中,男性20人,占比50.00%;女性20人,占比50.00%。被調查者年齡分布覆蓋13-80歲,其中:11-20歲12人,占比30.00%;21-30歲6人,占比15.00%;31-40歲11人,占比27.50%;41-50歲4人,占比10.00%;51-60歲2人,占比5.00%;60歲以上5人,占比12.50%。被調查者文化程度覆蓋面廣:大專4人,占比10.00%;中專2人,占比5.00%;高中6人,占比15.00%;初中13人,占比32.50%;小學10人,占比25.00%;沒上過學5人,占比12.50%。被調查者職業分布廣泛且較為平均,大致有農牧民、護邊員、護草員、司機、教師、政府工作人員、廚師、學生、打零工者、已退休人員(居家)、家庭主婦等十種職業,基本無某一職業人數集中的現象。
 

2 語言習得情況

    海姆斯提出語言能力不只包括說話人內在的語言知識,也包括說話人能否運用其知識進行交際,同時社會文化等因素也會對個體語言能力造成影響。[3]因此,調查薩熱拉村塔吉克族語言使用情況時,既需要調查當地塔吉克族日常生活過程的語言習得能力,也需要探究其在日常生活過程中的語言運用情況。薩熱拉村是一個以塔吉克族為主,柯爾克孜族、漢族、維吾爾族共同居住的村,所以,雙語或多語的語言使用現象普遍,如表1所示。
 
1:語言的使用情況
  響應 個案百分比
  個案數 百分比  
會的語言 薩里庫爾 40 34.50% 100.0%
  瓦罕 10 8.60% 25.00%
  維吾爾語 35 30.20% 87.50%
  漢語 21 18.10% 52.50%
  波斯語 1 0.90% 2.50%
  柯爾克孜語 8 6.90% 20.00%
  烏茲別克語 1 0.90% 2.50%
總計 116 100.00% 290.00%
 
 

2.1塔吉克語習得情況

     我國的塔吉克語分為薩里庫爾塔吉克語和瓦罕塔吉克語兩部分。薩里庫爾、瓦罕本是地名。薩里庫爾為塔吉克語詞,也可譯作色勒庫爾,塔吉克族人將塔什庫爾干地區稱作薩里庫爾。瓦罕塔吉克則指歷史上從瓦罕走廊遷居塔什庫爾干的塔吉克人。薩利庫爾塔吉克語和瓦罕塔吉克語是兩個方言。[4]
    薩熱拉村民以薩利庫爾塔吉克語為主要使用語言,幾乎所有被調查者及其家庭成員都能無障礙使用薩利庫爾塔吉克語交流。同時,25.00%的薩熱拉居民還會使用瓦罕塔吉克語。根據問卷,所有的被調查者都表示從小就接觸塔吉克語,并在長輩傳授和與本族人交往的過程中逐漸學會并使用塔吉克語。其中,95.00%的被調查者表示能夠熟練掌握塔吉克語,5.00%的被調查者表示塔吉克語的熟練程度一般,平時雖然能夠和本族人溝通交流,但是有一些不常用的較難的詞匯無法用塔吉克語表達,比如分數、小數等數學詞匯用塔吉克語就無法正確表達?傊,薩熱拉村塔吉克語使用廣泛,保存情況良好。

2.2維吾爾語習得情況

     根據調查研究,薩熱拉村塔吉克族中,87.50%的村民還會維吾爾語,占比較高,僅次于母語塔吉克語,這與當地的歷史文化發展有淵源。1936年,塔吉克族聚居地區——塔什庫爾干建立了第一所公辦現代學校,由于當時缺乏塔吉克語言文字方面的師資,沒有出版物,塔吉克語在政府工作中使用不便等困難,學校便采用維吾爾語言文字進行教學。解放后,塔吉克族學生在學校還是使用維吾爾語言文字,只有少部分直接學習漢語言文字。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初,塔吉克族地區的學校和政府機關仍在使用維吾爾語言文字。[5]
     根據問卷結果,大部分被調查者都能夠使用維吾爾語交流,具體如表2所示。其中,11-20歲村民中,有7.50%不會使用維吾爾語,這與他們在學校生活以漢語為主要交流語言,在家中以塔吉克語為主要交流語言,不使用維吾爾語有關;31-40歲和41-50歲的村民中各有2.50%被調查者不會維吾爾語,其原因是他們長期居家生活,不太與外界交流,文化程度為文盲,沒有接受過維吾爾語教學?傊,薩熱拉村的維吾爾語使用頻率較高,使用人數較多。

2:年齡段與維吾爾語使用情況的交叉表
計數(N=40)
  維吾爾語使用人數及占比 不會維吾爾語
  會維吾爾語  
年齡段 11-20歲 9(22.50%) 3(7.50%)
  21-30歲 6(15.00%) 0(0.00%)
  31-40歲 10(25.00%) 1(2.50%)
  41-50歲 3(7.50%) 1(2.50%)
  51-60歲 2(5.00%) 0(0.00%)
  60歲以上 5(12.50%) 0(0.00%)
總計 35(87.50%) 5(12.50%)
 
 

2.3漢語及其文字習得情況

    根據調查顯示,被調查者中有半數都能夠使用漢語,但是漢語使用者與年齡段具有強相關性,如表3所示。11-30歲的所有被調查者都能夠使用漢語,這與當地雙語教學中推廣國家通用語相關;31歲以上較少有能夠使用漢語的村民,其中這些能夠使用漢語的被調查者,多是與其學歷或者職業相關,比如老師和司機,在其工作語言環境中需要使用漢語交流從而掌握漢語。對于他們學習漢語的方法,根據問卷顯示,21.40%村民是在和漢族同伴交往中學習漢語;42.90%村民是在學校里學習漢語;19.00%村民是在看電視聽廣播的過程中學習漢語;16.7%村民是在漢語培訓班中學習漢語。
    同時,在調查薩熱拉村民的漢語習得情況時,問卷設計了相關問題衡量其漢語使用水平。收取的有效問卷中,32.50%村民能流利準確使用漢語,7.50%村民能熟練使用但有些音不準,5.00%村民能熟練使用但口音較重,2.50%村民基本能用漢語交談但是不熟練,2.5%村民能夠聽懂漢語但不太會說,15.00%村民能聽懂一些漢語但不會說,32.5%村民聽不懂也不會說漢語。對于漢字的使用水平調查,25.00%村民能很好進行書面語寫作,12.50%村民能閱讀書籍、報紙、雜志和一般公文,2.50%村民只能用漢語填表和書寫簡單的詞,12.50%村民只能讀懂簡單標語或商店招牌,18.00%村民既看不懂也不會寫漢字。因此,雖然當地的推廣國家通用語的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薩熱拉青年一代都基本能夠熟練地使用漢語,但是此項工作依舊還有較大的進步空間。

3:年齡段與漢語使用情況的交叉表
計數(N=40)
  漢語使用人數及占比 不會漢語
會漢語
年齡段 11-20歲 12(30.00%) 0(0.00%)
21-30歲 6(15.00%) 0(0.00%)
31-40歲 2(5.00%) 9(22.50%)
41-50歲 0(0.00%) 4(10.00%)
51-60歲 1(2.50%) 1(2.50%)
60歲以上 0(0.00%) 5(12.5%)
總計 21(52.50%) 19(47.50%)
 
 

2.4其他語言習得情況

     在薩熱拉村的語言調查中,有一少部分村民能夠使用柯爾克孜語、烏茲別克語和波斯語進行交流。根據調查數據顯示,被調查者中有8個有效樣本顯示能夠使用柯爾克孜語,占比20.00%,這與薩熱拉村中有少量柯爾克孜族人居住有關,在與他們的日常接觸和交流中,逐漸學會使用柯爾克孜語。同時,被調查中有1個樣本數據顯示能夠使用波斯語和烏茲別克語,根據實際情況,這位被調查者的職業為司機,長期在新疆各地奔波工作,在與不同民族的工作接觸中,逐漸掌握了波斯語和烏茲別克語。
 

3 語言使用情況

    費希曼提出了“語域理論”來解釋語言的選擇,并分出了家庭域、朋友域、宗教域、教育域和工作域。[6]根據薩熱拉村語言使用情況,可分為家庭域、公共域和宗教域三個方面進行研究分析。

3.1家庭域

    家庭域是一個相對封閉的語言生態系統,其語言環境較為寬松,因而語言使用最為自然。研究村內被調查者家庭內部爺爺輩、父輩、同輩、兒子輩和孫子輩的家庭域語言場景,能較為清晰地反映出被調查者的語言使用情況和語言情感。如圖4所示,薩熱拉家庭內部語言使用情況以塔吉克語為主,其他語言為輔。只用塔吉克語交流的人數隨著被調查人年齡的減少而減少,這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推廣和學校教育的普及密切相關?傊,家庭內部語言環境目前以塔吉克語言為主,但是也呈現多語言使用的趨勢。
 
4:家庭內部語言使用情況
  語言使用(百分比)
只使用
塔吉克語
只使用
漢語
只使用
維吾爾語
較多使用塔吉克語 較多使用漢語 較多使用維吾爾語 個體差異缺失數據
分類 爺爺輩 72.50% 0.00% 2.50% 0.00% 0.00% 0.00% 25.00%
父輩 90.00% 2.50% 0.00% 0.00% 0.00% 0.00% 7.50%
同輩 67.50% 7.50% 2.50% 17.50% 0.00% 0.00% 5.00%
兒子輩 50.00% 0.00% 0.00% 12.50% 0.00% 0.00% 37.50%
孫子輩 15.00% 0.00% 0.00% 2.50% 0.00% 0.00% 82.50%

3.2公共域

     對于公共域語言使用情況,在不同場合語言的使用情況中具有鮮明表現。在薩熱拉村,不同場合的語言使用情況呈現出以塔吉克語為主,漢語較多使用、維吾爾語輔助使用的狀態,使用情況見表5。根據實際調查情況,在村里、集市、醫院時,根據交流雙方的漢語能力狀況,塔語和漢語存在兼用現象;在政府部門,主要是塔語和漢語兼用,但是也有少部分情況下使用維吾爾語的情況,這與小部分工作人員的以維吾爾語為主要使用語言相關,這也符合當地歷史發展的實際情況。
 
表5:不同場合語言的使用情況
  語言使用(百分比)
塔吉克語 維吾爾語 漢語 較多使用塔吉克語 較多使用漢語 較多使用維吾爾語
分類 在村里 40.00% 0.00% 0.00% 52.50% 7.50% 0.00%
在集市 35.00% 0.00% 5.00% 47.50% 12.50% 0.00%
在政府部門 30.00% 0.00% 7.50% 35.00% 25.00% 2.50%
在醫院里 37.50% 0.00% 10.00% 27.50% 25.00% 0.00%
和同胞見面打招呼 82.50% 0.00% 12.50% 5.00% 0.00% 0.00%
和同胞日常聊天 80.00% 0.00% 2.50% 12.50% 5.00% 0.00%
思考問題時 90.00% 0.00% 2.50% 2.50% 5.00% 0.00%
說心里話時 90.00% 0.00% 0.00% 2.50% 5.00% 0.00%
舉行民族活動時 95.00% 0.00% 0.00% 2.50% 5.00% 0.00%
 

3.3宗教域

    對于宗教域的語言使用調查,體現在民族活動以及與同胞的日常交往中。具體情況如表5所示,在和同胞見面打招呼、和同胞日常聊天、思考問題、說心里話、舉行民族活動時,主要使用母語塔吉克語,也有一部分年齡較小的被調查者使用漢語,這也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推廣和學校教育的普及相關。

3.4語言與社會接觸

    在與社會接觸中,以多媒體為媒介的語言的使用也是一項重要的指標。根據調查顯示,薩熱拉村民在打電話時基本使用塔吉克語,微信語音聊天或者發朋友圈時塔吉克語使用比例也高于漢語,上網時漢語使用比例略高于塔吉克語。原因在于,電話交流對象多為親朋好友,其漢語水平不太高,使用塔吉克語更有利于傳情達意、溝通情感。上網時,由于手機很少有塔吉克語軟件,塔吉克語網站相對較少,且網站信息不豐富、更新速度慢,加之各種漢語購物網站廣受少數民族群體的歡迎,尤其吸引了大批青年群體,因此在上網這一項上,漢語的使用率略高于其他語言。另外,5G時代微信聊天、網絡購物等已成為當地少數民族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根據調查,80.00%村民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過短視頻、網絡購物APP,其中尤以抖音、火山、淘寶、拼多多使用人數較多。
 

4語言態度調查

    語言態度這種社會心理現象實質上反映的是人們對一種語言變體的社會文化價值的認識和評價,因此,從客觀上講,語言的生命在于使用,對語言態度起決定作用的因素是一種語言變體是否為人們所使用,以及與此相聯系的語言變體的社會文化功能。[7]語言態度不僅是一個民族文化認同的重要心理特征,更能潛移默化地影響語言人對不同語言及不同族群的認識,影響著語言人的語言能力和語言行為。

4.1對塔吉克語的態度

    塔吉克語是塔吉克族的母語,也是絕大部分塔吉克族的第一語言。在對薩熱拉村民塔吉克語態度的調查中,大部分人對于“使用母語的原因”保持一種天然積極的態度:他們認為塔吉克語說得更好,并且周圍人都在使用塔吉克語,使用塔吉克語對于生活、工作、學習十分方便,同時,他們表示對于塔吉克語有感情,并且有利于保存母語。同時,對于塔吉克語的發展態度,大部分薩熱拉村民同樣保持一種樂觀的態度:認為塔吉克語處于較好的發展狀態中,并且能夠保存很長一段時間。

4.2對漢語的態度

     漢語是國家通用語。2018年1月,教育部、國家扶貧辦、國家語委制定了《推普脫貧攻堅行動計劃(2018-2020年)》,將“大力加強學校語言文字工作”作為具體措施之一,旨在“確保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作為教育教學的基本用語用字,尊重和保障少數民族學生接受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按期完成語言文字規范化達標建設任務,確保各民族中學畢業生具有較好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應用能力,能夠熟練使用普通話進行溝通交流”。[8]根據調查結果,隨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推廣和學校教育的普及,移動互聯網社交平臺的廣泛應用,薩熱拉村塔吉克族漢語的語言和文字使用的情況呈現出明顯的良好發展態勢,當地村民對于漢語的學習使用表現出十分積極的態度。

4.3對其他語言的態度

     除了塔吉克語和漢語,薩熱拉塔吉克族也存在其他語言使用的現象。由于歷史發展和社會現實的原因,維吾爾語的使用頻率較高,其他語言也有掌握的情況。在對薩熱拉村民塔吉克語態度的調查中,對于“遇到一個既會說塔吉克語又會說其他民族語言的塔吉克人”的看法時,被調查者大都持有積極的態度:67.50%的村民表示有點羨慕;22.50%的村民認為會說多種語言是件很好的事情;10.00%的村民表示很正常,會說多種語言的人很多?傊,當地村民對于多語言的使用大部分呈樂觀積極的態度。
 

5結語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是活化石,每個地方的語言和文化都是不可復制的,都應該被珍惜。塔吉克族作為我國古老而優秀的民族,他們雖然祖祖輩輩生活在偏僻邊遠高山,生活比較落后,經濟不發達,但是他們心地善良、為人正派,擁有開放包容的心態。本研究通過問卷調查、訪談以及觀察的方法,分析了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薩熱拉村塔吉克族的語言使用情況,發現薩熱拉村的母語保存狀態完好,國家通用語普及發展態勢好,當地人對國家認同感很高,對于各民族語言持開放包容的態度。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貫徹黨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共同奮斗、共同繁榮發展”。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正是需要這種開放包容的語言態度。語言使用狀況的研究是一個復雜的課題,由于調查條件的限制,調查的對象有限,相關因素的考慮也不甚全面,但研究總體上還是反應出一些現象和特點,供大家參考。
 

參考文獻

[1] 戴慶廈.語言國情調查的再認識[J].語言文字應用,2020(2):2-7.
[2] 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志[M].新疆:新疆人民出版社,2009.
[3] 李東芹.淺議海姆斯的“交際能力”[J].殷都學刊,1993(3):100-102,81.
[4] 塔吉克族簡史編寫組.塔吉克族簡史[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
[5] 西仁·庫爾班,馬達力汗,段石羽.中國塔吉克[M].新疆:新疆大學出版社,1994.
[6] 徐大明,陶紅印,謝天蔚.當代社會語言學[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
[7] 王遠新.語言田野調查實錄[M].北京:中央民族出版社,2007.
[8] 教育部,國家扶貧辦,國家語委.《推普脫貧攻堅行動計劃(2018-2020年)》的通知[EB/OL].(2018-01-19)[2021-12-20].http://www.moe.gov.cn/srcsite/A18/s3129/201802/t20180226_327820.html


作者簡介:侯晶茹(1996.10—),女,湖北鐘祥人,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語言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亚洲欧美日本中文子不卡,亚洲 国产 日韩 欧美 在线,99热国产在线手机精品99,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